雨歌姑娘(高三长弧停更ing)

请点开🎶


高三党长弧停更ing)

请和我一起玩!

谢谢喜欢!超爱评论!每一颗小心心都是动力!

人是个傻的,可能还没什么用。

静静产粮,默默吃粮佛系写手x

是只咸鱼√
杂食患者√

几乎没有cp雷点√
很咸很咸比在死海泡过还咸(←这不是夸张)


晋江同步更新。

目前涉猎:一大堆x有梗就更哪个x

食之契约乙女向|御侍回家啦!(上)

#关于你退坑回来后的各飨灵
#内含寿喜锅/北京烤鸭/竹筒饭/粽子
(本篇包括寿喜锅and北京烤鸭)
#attention:每个单人篇目默认此人好感最高,总之特别特别的高…!(每个御侍的故事是独立的,总之不是开后宫那种x)
#久居死海的人突然诈尸x
#ooc√

   御侍在留下一个日记本后就离开了。

   她是在晚上离开的,一个所有飨灵睡觉的间隙消失了,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,他们不知道御侍去了哪里,会不会回来,他们只能守着这个地方,艰难地维持着身体,等待着那个不知会不会回来的人。

  “叮铃——”

金属碰撞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房间内格外响亮,一直守在门口的棕色长发的人在万念俱灰中抬头看着来人,然而就像受到了异样的刺激一般,他立刻站了起来,眨着苦涩的眼睛,似在确认这并不是一场幽梦,终于,他艰难地露出了微笑。

“御侍大人……欢迎回来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寿喜锅.ver

   在众飨灵中你并没有看到寿喜锅,其实你现在并不想见到他,因为是你丢下他们离开的。

   在你离开的前一天,寿喜锅才把你约了出去,身着华丽服饰的男子将你禁锢在自己的胸膛和长椅中,慢悠悠地撩起你耳边的发丝,用着华丽的声线在你耳边呢喃道:

“永远别离开我啊……是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也会如你所愿,将你永远禁锢在我的怀里。”

  之后你就被吻得迷迷糊糊了,好像是他把你抱回去,不过你当时实在是太累了,很快就在他怀中睡着了。

    之后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你主动离开了,所以……多少还是有点愧疚啊……

  “回来了?……我等了你很久啊……”

  “我的……御侍。”

  就在你回自己的房间后,刚好把门关上的一刹那,你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,绵延如丝线的声音将你紧紧缠住。

  “……对啊,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 “……我,抱歉。”

  你深知自己的理亏,可是面对这个从前的“恋人”,你无法说出自己的理由,只能默默地道歉,尽管你知道这个时候的道歉只会更加伤人而已。

“抱歉?呵,我等的,可不是这句话。”

身着华丽服饰的飨灵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,那把随身携带的扇子搭在你的肩膀,他凑近你的耳畔,湿热的舌头在你的耳垂上轻轻地略过。

“御侍知道的吧,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失去控制,所以……为什么要离开呢……”

  你只能抱着他,把头埋在他的胸口,嗅着鼻翼间他的气息,你眼眶不由得干涩了起来。

“我啊……想你了……想你了啊,寿喜锅……”

你感觉他抚摸着你背的动作顿住了,随后你被他紧紧地禁锢在了他怀中,头上传来了有些哽咽的声音。

  “……我也……想你了。”

  “别离开了好吗?我不想你离开……也,不允许你离开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北京烤鸭.ver

   你是自己主动去找的他,毕竟生在城市里的你无法亲手触碰那些暖暖的东西,对,就是小鸭子…!

  “鸭总——我来找你啦——”

  隔着老远你就在扯着嗓子喊,毕竟那么久没有回来了,你也想早点抱到那些暖暖的小鸭子,也想……看看那个一身谜团的人。

  “哎?怎么不在啊…”

你敲了一会儿北京烤鸭的门,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回应,你感觉有点奇怪,说了声打扰了就推开门进去了,结果房内除了家具什么都没有,你正感到纳闷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你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跑去,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那里吧。

  澄澈的湖边,长发的男子坐在岸边,他身边是羽毛金黄的孩子,整个场景,和谐地不可思议。可是男子正在想着什么呢,没有谁知道。

“她什么时候会回来呢……”

“也许……再也不会回来了吧。”

男子苦笑了一声,他见过太多的别离,有很快便重逢的,也有永不相见的,而你们们算哪种呢,也许哪种都不算,因为你们,本来就是一场荒唐。

“鸭总——!”

你突然扑在了他的背上,像往常的每个日子一样,环抱住他的脖子,开心地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,他未发一言就那样任着你说,似乎是并不想打破这份和谐。

“哎哎?鸭总你怎么啦?怎么一直不说话?”

“小鸭子们——我回来啦!”

小鸭子很快就围到了你们身边,你立刻放开环住他的手,把小鸭子抱到怀里。

“御侍大人……孩子们说,都很想你呢。”

  他静静地看着你和小鸭子们玩,突然,你被他扯到怀里,也没有做什么,只是让你在他的怀里而已,你有点震惊,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把你扯过来,以往都是你主动蹭过去的。

“我也一样啊……”

黑田官兵卫|晚餐

#为我家看板郎献上第一篇文
#(高亮)ooc有,文笔无
#第一人称
#梗源官兵卫交流时金瓶随机事件

  官兵卫仍然在熬夜。

 
  虽然我非常坚持地要留下来陪他,但还是被他以女孩子不能熬夜这种理由轰了回来。

   躺在榻上辗转反侧,脑中都是他疲惫的神情,近期厄魔肆虐,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迹象,丰臣军已经尽快地疏散的周围的群众,可是不可能一直这样躲避下去。

  “官兵卫有什么想法吗?”

军议中秀吉少见的严肃起来。

“……首先还是疏散群众。”

“唔……之后的话,用围攻吧?”

半兵卫说着。

“的确是个好办法,可是如果有漏网之鱼,让我们腹背受敌怎么办?”

“一起打不就行了?”

“都说了,这不是‘一起打’就能解决的数量。”

“总之,尽快想好对策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军议结束后官兵卫就一直沉默着,径直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,也不在乎后面的人脚步跟不跟得上。

他应该很难受吧……

我坐在茶室里,捧着茶心不在焉。

  果然还是很在意。

   这样想着,起身正准备去往官兵卫的房间,可是脚步又突然顿住,官兵卫辛苦了一个下午,晚饭的时候也没有吃多少,多多少少应该会有些饿。

   端着餐盘,正在走廊上走着,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。

“官兵卫先生…?”

“…是你啊。”

“官兵卫先生是打算回房间吗?”

我看到他手上有几本书,看书封有些老旧,应该是刚从书库回来吧。

“嗯,这个?”

他看了看我手中的物品。

“啊,这个,因为官兵卫先生劳累了一个下午,晚饭又没有怎么吃,就…就自作主张地想给您送来。”

我微微垂了下头,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这是自己在自作主张。

“是你做的吧?”

“哎?啊,是的。因为这个时间很多人都睡了,不能吵醒他们。虽然手艺比不上专门的人,不过应该不会特别难吃。”

“嗯——”

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手里的餐盘,然后把目光移到了我的脸上,缓缓地笑了出来。

犯……犯规…!

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人突然笑起来杀伤力简直不可估量。就在我仍然有些呆滞的时候,耳边传来了声音。

“你喂我如何?”

“啊…?”

“我没有吃饭的时间,不过既然是你的好意也不能辜负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我好像看到他红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些我看不太懂的东西,可是转瞬即逝,应该是错觉吧,我这样想着。

“那…那就打扰了…”

“嗯,过来吧。”

官兵卫先生转过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我则端着餐盘跟在后面,应该是他刻意放慢了脚步,所以我和他的距离越来越短,到最后直接是变成了并排走进的房间。

“东西放那里吧。”

进房后官兵卫把书放到了书案上,因为桌上全是书之类的,所以我也按照他的指示把东西放到了不远的位置,可是放好后他便自顾自地坐到位置上继续处理公务。

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啊…

“官兵卫先生,那个,饭菜最后还是趁热吃会比较好……”

“这算是邀请吗?”

我还没有理解清楚这句话的意思,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气压在了地上。

抬眸望过去,官兵卫那双眼睛正默默地看着,嘴角勾起了自己不太明白的笑容,我有些疑惑地开了口。

“官兵卫先生…?”

“在晚上独自一人进入男子的房间,你还真是没有自觉啊。”

“因为是官兵卫先生,所以没事的。”

官兵卫因为我这句话显然坑了一会儿,可是很快就回过神来,他的头凑近了我的脖颈,热气喷洒在皮肤上,我不由得颤抖了一下。

“很敏感啊,你。”

“这种时候说出这句话你是真的很有勇气。”

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,还在缓慢地移动着,有逐渐向下的趋势。

“因为我知道官兵卫先生是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
在我说完后,他的动作停了。

“……就这么信任我?”

“因为我总感觉官兵卫先生现在很烦恼,需要一个发泄口。”

“如果官兵卫先生愿意的话,我可以听的。”

“啊,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他渐渐起身,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,我也坐了起来。

“……抱歉。”

官兵卫没有回头,自顾自地说着。

“我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无能,本以为一切都在控制之中,可是不止士兵,连百姓也受到了牵连,本以为自己的作战计划可以成功,可是……”

“官兵卫大人很厉害,胜负乃兵家常事对吗,虽然我不懂战斗和兵法,但是从士兵的态度来看,他们都很信任官兵卫大人,所以,官兵卫大人很厉害。”

“……呵,很信任…吗?”

他苦笑了一声,而后又默不作声起来。

“请官兵卫先生打起精神来,因为我们都相信您,还有,请您注意身体,因为官兵卫先生的神色真的很糟糕。”

我这样说完后,又看了看一旁的饭菜。

“饭菜还是趁热吃吧,还有请早点休息,我们都期待着您。”

说完,我站起身子拉开了房门准备离开,我在这里,多少还是会影响到他吧。

“晚安。”

“……嗯,晚安。”

在她走后官兵卫起身坐在了餐盘旁,自言自语道。

“如果不是这种时候,刚才真的会把持不住吧。”

他苦笑了一下。

果然还是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影响力啊。

链接链接

苏虞【鱼大爷要爆肝】:

“链接在此!!!”

评论老是发不了链接我很绝望....

凝结所有太太们心血的本子了解一下!!!

买了连情缘都能蹲到!!!!【bushi】

了解一下吗?!!

真的不买吗!!?!?!

呜呜呜呜呜终于开始了QAQ虽然写的有点紧,但还是用心的√

性感道长在线撒刀:

不知道说什么,跟大家说一下,阿诚已经和我结婚了

冷坑生存真的好累:

那什么……帮好友宣传一下

挺可爱的文手们砸锅卖铁地出本子哈哈哈哈

咸鱼顾卿.jpg:

大家都很用心在写的【认真脸】!!!支持一下嘛( *¯ ꒳¯*)?【拽衣角】

苏虞【鱼大爷要爆肝】:

终于等来正式通知的这天啦。

@清水洗净故人安  @性感道长在线撒刀  @忘川  @墨璃不是茉莉  @鸢十七  @雨歌姑娘  @叫我鹤初!!!  @咸鱼顾卿.jpg  @情空空_一个糖罐儿

凝结我们所有人心血的本子!!

客官真的不了解一下吗!!!

据说看了可以翻桃花运!!!

情缘都能蹲到的!!【bushi】

【占tag抱歉】我们要写本子啦!

一起,加油吧!

情空空:

激情讨论激情码字√


苏虞(萧知墨娆):



经过几天的激情【?】讨论我们大波太太决定组成夕阳红乙女出本大队开始写本子!




这就是为啥你们成批量请假的缘由么?【醒醒说的好像我们一个个都日更两万三一样】【醒醒你们不是上天打飞机】




毕竟尚清华只有那么一个,so我们只能集体写本子。【皮皮鱼了解一下吗?】




好的我们切入正题。【哈你终于想起来你还有正事儿做】




1st.




本子以乙女为主,分NPC与门派两大部分。




2ed.




NPC 如下




楚留香【由 @情空空 执笔】




原随云【由 @墨璃不是茉莉 执笔】




南无生【由 @清故安 执笔】




方思明 【由@忘川 执笔】




萧疏寒【由 @苏虞(萧知墨娆) 执笔】




郑居和【由 @鸢十七 执笔】




蔡居诚【由 @一贫如洗王道长 执笔】




邱居新【由 @鸢十七 执笔】




3rd.




门派乙女




暗云【由 @叫我鹤初!!! 执笔】




少云【由 @雨歌姑娘 执笔】




4th.




这是我个人的一些bb。




这一次写本子我们非常正经,虽然我这个搞宣传的非常不正经可以说是从来没有正经过。




我知道我们这一大波的太太可能有的同志听都没有听过,但是苏虞以他的八个【不止】肝起誓,他们真的每个人的文笔都很好很好。




我觉得只要自己敢于把自己想的,写出来,发出来,我真的都觉得你们超级棒了。




好了苏虞bb完了。




5th.




具体时间还未定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啦!




你们都是小天使!




比心。







以上




夕阳红乙女出本大队


夕阳红乙女同人本写手名单

鸢十七:

清故安:



麻烦大家点个小红心,
到时候印量是看心的。
不要两个都点到时候印多了会。




忘川:







NPC系列








楚留香 @情空空








萧疏寒  @苏虞(萧知墨娆)








郑居和 @鸢十七








蔡居诚 @一贫如洗王道长








邱居新 @鸢十七








方思明 @忘川








原随云 @墨璃不是茉莉








南无生 @清故安








门派cp








暗云  @叫我鹤初!!!








少云 @雨歌姑娘








出本时间大概是七月中下旬








预计字数7w3~8w








有意购买者请点小红心








占tag致歉





风花(暗香x云梦 bg)

  #暗香名:魏岚
    云梦名:宋引

  #估摸着有后续

   夏夜,蝉声阵阵,水流溅溅,静谧悠扬。

   宋引口中哼着不成调的曲,准备好好上床睡一觉,春困夏乏啊,春困夏乏。

    宋引顿了顿步子,静立,仔细听着房内的声音。

    是呼吸不稳。

   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,宋引幽幽地笑了,放轻了步子向衣柜角落走去。

  抱着臂,笑语晏晏。

  “可别死在我这儿,传出来可不好听呢。”

  那人蜷缩着身子,没有递给她一个眼神,整个人藏在阴影里面,只有轻微的呼吸声。

  “哈——”

  宋引见他没有回应,正觉无趣,又恰逢睡意再度涌出。长长地伸了个懒腰,又回到床上去躺着。想死我怎么可以不成全他呢。

  好容易迷迷糊糊地快入睡,偏生这时呼吸不畅,宋引默默地睁开了眼睛。那人满脸血污,紫黑的围巾遮住下半张脸,分明痛得紧紧蹙起了眉头,可非要把力气施在掐住她脖子的手上。

  “我说啊,杀人灭口也快点,我还要睡觉。”

   那人也没说话,除了说不了话估计也不想说话,似是觉得这样长久下去对他不利,他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宋引的嘴。

  宋引看着他手上的血一大滴一大滴像不要钱一样地往她床上掉。啊啊啊,麻烦死了。

 

   呼吸越发困难,宋引却分出了神。小巧的舌头缓缓伸出,在那有些血腥的手掌中慢慢移动,时而舔舐,时而咬住一小块肉静静地磨。

  还好这血味道不那么难以令人下咽。

  蓦地那原本死死笼罩住她的阴影骤然消失。

  “不知羞!”

  “夜半私闯女子闺房也不知谁不知羞。”

   真是,有点可爱呢。

Bless

#生日快乐!!!! @枯荷倚梅
(虽然生贺迟到了那么久……不过我还是赶出来了!)

#没有文笔系列,将就一下……

#花丸梗有★

  安曦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 往常那么热闹的本丸一下子就跟最初一样,所有的付丧神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,她穿戴好服饰,在本丸里寻找着。

  一切依然死寂。

只有庭院的那株万叶樱仍在静静绽放着,点点粉色随着风轻柔的舞动着。

(一)

  “今天的樱花格外的喜悦啊。”

   这是她见到的第一个付丧神,穿着一身毛衣端着由陶瓷盛放的绿茶,袅袅白色的雾气缓缓升起,那一张本就完美无比的脸庞更加无暇。

  “是三日月啊,有见到其他付丧神吗?”

  安曦停下了步子,询问着。她已经找了有一会儿了,不过仍然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 在自己的本丸居然迷路这种事,她是绝对不会说的。

“自然是有的……”

  纤长的指将那瓷杯放到下唇边,浅酌。尔后才缓缓开口道。

“这是下一个地方。”

“一切就看主公了。”

  安曦有些莫名地接过了三日月递给她的纸。不知什么缘故有些温热,其上的墨痕也有些模糊,不过依稀可以辨认。

   “生与死的交际线。”

  ………

安曦有些头疼地看着这谜题。

  “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。”

  “接下来请主公大人加油吧。”

说完他就自顾自地吃着他的茶点,任凭安曦怎么问也不再说一个字。

(二)

  “生与死……交际线……”

  安曦抚着自己的下颚,另只手拿着那张字条,边走边看着那张纸上的字。安曦停了步子,垂下眼帘,细细地摩擦着那张纸,热的。

  突然,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

  将字条收好,她再次迈动了步子。

   果然。

  那位水色发丝的付丧神蜜色的眼看到了缓步走来的人,微微勾了嘴角,走了过去。

“一期居然是你啊。”

  安曦没有猜错,再说能够勉强算得上生与死的地方也只有这个锻刀房而已。不过她没有想到在这里的居然是一期。

“是我。”

一期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枚将棋子,将它递给了安曦。

  “主公猜对了。”

  “这是第二道谜题。”
  

   安曦算是彻底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,昨天晚餐后,他们开了一场会议,具体是关于如何对付新的溯行军。

   “主公大人,主公大人,我们明天玩个游戏吧!”

   会议后今剑有些兴奋地说着。

  “对啊对啊。”

  粟田口的一群短刀也说着,因为是有些棘手的敌人,所以只让经验比较多的极短来参加了会议,可是这时候安曦格外希望一期可以在这里……

  “可以啊,不过具体是什么游戏?”

  “秘——密——”

  乱伸出食指抵住自己的唇,澄澈的蓝色眼眸似乎闪着光。

  “那么就约定好了,明天玩游戏!”

   原来是这种游戏……

  安曦叹了口气,真是,都不跟她说一声,害她担心了好久。

  她把玩着手中的将棋子,她只在午间没有任务时看过那些年长的付丧神玩过,感觉有点像象棋,可又与象棋不同。

  
   “那我先去另一个地方了。”

  “啊对了一期,这么早你们吃饭没有。”

   安曦突然想到了什么,刚才她去厨房找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使用过的迹象,也不知道她床头的食物从哪里来的。

  “吃过了,主公大人去下一个地方吧。”

   这,也是一个谜题呢。

(三)

  “居然是将棋……”

  安曦笑了笑收好棋子,这个可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啊。

  虎彻的部屋是有些偏的,因为除了蜂须贺其他两位都来的比较晚,而且最开始本丸也没有那么多房间就让蜂须贺和其他人睡一个部屋,不过后来人多了扩建之后就让他们自己选的。

  不过为什么蜂须贺会选那么偏的房子她也很不理解。

“咚咚咚。”

  “主公来了?”

   长曾弥的声音从门后传来,很快的门就打开了,长曾弥抓了抓有点乱的头发,似乎是没有预料到她会来的这么快。

  “他们还真是小看了你啊。”

   “喏,下一个。”

长曾弥扯了扯嘴角,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朵花。
 
“很期待啊,主公。”

“放心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(四)

  安曦轻声哼着曲子,从她知道蓝紫色小花是下一道题时她就觉得她离真相不远了。

  她扣开了左文字部屋的门,不过等她打开才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,安曦不由得呆住了,难道不是?

  安曦环顾了一下房间,除了桌子上白色瓷瓶中依旧盛开的蓝紫色小花,这个房间里没有其他的气息。

   安曦关了房门坐在走廊上开始注视着手中的小花。

   这朵花和小夜房间中的花是同一种,可是没有其他的付丧神给她下一个谜题,那么这个谜题还没有解决,看来这题没有这么简单……

安曦起身又去了左文字的部屋,她觉得她应该遗漏了什么。

  几盏茶时间过去了。

  微亮的天现在也彻底亮堂了。

安曦瘫坐在地上,不行,完全找不到。

  这时,有些刺眼的阳光照进了部屋,安曦无意识地望着那束光,点点微光闪烁着。

  突然,安曦爬了起来,跑出了部屋。

  她知道了。

看到了!

  宗三半弓着身子,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花坛里的花,望见正在不停喘着气的安曦,轻笑着走了过去。

  安曦看着伸到面前的手帕,道了声谢。

  “下一个题是什么?”

“下一个啊……”

  宗三牵着安曦的手,慢慢地走着,也不说下一个题目是什么。

  安曦摸不着头脑,难道又错了?

“到了。”

宗三松开了她的手,指了指那颗盛开的万叶樱。

“去吧。”

  安曦有些不明所以地望了望身后的宗三,问道。

  “宗三不一起吗?”

“我还有其他事,主公先去吧。”

说完宗三就转身离开了,安曦也只得去万叶樱那里。

(五)

“生日快乐!”

霎时间,安曦感觉眼前突然一片光亮,那些从早上就不见的人这时候全都明了了。

今剑跑得最快,直接扑到了安曦的身上,其他的短刀也都围了过来,一张张白净的小脸上都是干净的笑容。

安曦一个个地摸了摸头,然后在他们的带领下坐到了野餐布旁边。

“主公果然很厉害啊。”

  长曾弥拿着酒笑着回道。

“那是当然啊。没有让你失望吧。”

安曦喝着无酒精的果汁,这个游戏还真是措不及防啊。

“主公很厉害呢。”

一期安抚着激动的弟弟们,衷心地说着。

  “你们是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?”

  而且还提前准备好了。

“当然是从狐之助那里知道的。”

  鹤丸回过头来应声,这次竟然没有让他参与可真是失望。

  “主公,生日快乐。”

她身后突然传来了轻柔的声音。

那人闭着眼,可是她知道,他什么都清楚。

“谢谢。”

The truth that you leave

#武华bg
#这首歌真的超好听啊啊啊!!强烈建议边听边看!
#其实这也是自己短篇的一个结局x

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混蛋。

就像那次初遇一样,轻薄浅淡的美好,她好像看到了世间最美的东西。

  在层层的白雪之上,那人白色的身影,墨色的发,比雪后初霁的晴空还美。

  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就像他来那样,无声无息。

   不知由来,不知去向。

   她抱着那件并不保暖的衣衫,一个人静静站在浩然台的栏杆旁,浅薄的衣衫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,幽幽浅浅。

  她好像看到了那个人,他穿着单薄的衣衫,本就白净的脸现在更加看不到一起血色,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,只有那双眼睛仍然有着微波。

  她是看过那其中惊涛骇浪,那个夜晚,如浮萍般随波逐流,如扑火的飞蛾,用尽全身的力气绽放了一生中最美的,最后一次的,烟火。

   “你来啦?”

    他穿着白靴,依旧是那缓慢的步子,嘴角带着轻微的笑意,她揉了揉发红的眼眶,一如既往的向他抱怨。

  “怎么又那么慢?你是不是偷懒了?”

  “告诉你,再这样下去我下次绝对打得过你。”

  她没有听到他的会回声,她知道,她再也不会听到了。

  他抬起手,指了指她怀中的衣衫,薄唇开阖。

  “穿上。”

  她知道他说的什么,他的话也就那么几句,她都快背到了。

  “知道了,知道了,老妈子。”

   她没有把衣服披到身上,而是走到他跟前,摊开衣服,踮起脚尖往他身上搭去。

   白色的衣衫径直地掉到了地上。

  “你看你,都狡猾成这样了,你看你……你看你……”

  她喃喃着,蹲下身去捡起地上的衣服,细细地拍着其上的灰尘,宛如对待爱人一般。

   “喂,你是不是要走了啊?”
 

  那人只是看着她,不回答,就静静地看着,如蝶翼的长睫轻颤,那是她见过他的最后一面。

  本就飘渺如仙的人,现在更加无法让人触碰。

  她看到他身影一缕缕地消散,她听到一声仿佛来自远方的低语。

  “笨蛋。”

  “混蛋道长……你才是个笨蛋啊……”

我……我就是想找个一起玩的………

山外云,姑苏烟雨,请和我一起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