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树—(废婶一枚)

刀剑学院

1.欢脱ooc向
2.all婶√婶迟钝症重度患者,面瘫,轻微吐槽役
3.一大波校园老梗正在来袭,注意避雷。
4.玛丽苏到透底,本人脑洞清奇,又黑又大。
【高亮】如有不慎者请快左转
【持续高亮】记得有看到过一个大大也写过这种的,在此向那位大大道歉。如侵必删。

1.我只是个最后一排的人而已
  刀剑学院是个很神奇的地方,里面的学生都是帅气的男生,而且都会剑道,不过,都没女朋友。这是为什么?因为这个学校没有女生,就连老师都是清一色的男生。而且又是寄宿制,所以就有了这么个奇怪的场景。
  我?姓名保密。
  身高保密。
  体重保密。
  家庭住址及组成人员保密。
  为什么?因为我是个假人。
  就在我背着书包抓了几把头发踏进学校的时候,一阵寒气扑面而来。有危险!
  当然,躲不了的。一把竹刀从耳边滑过。
  “对不起!!”
  银色头发的男孩子跑了过来,等会儿,这个速度好快!
  就在她揉了揉眼睛准备看清他的动作时,他已经把差点伤到自己的刀拿到了手上,站到了自己面前,嗯,比自己矮。
  “那个……请问有伤到吗?”
  男孩淡金色的眼睛有些水雾,睁着那双大眼睛关切的看着自己。
  会心一击!
  “没,没事。”
   她淡定的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鼻下可疑的红色液体。
  “以后小心一点,不要伤到自己。”
  她对着身前的男孩平淡的说着,想要伸出去揉他的头的手也缩了回来。
  不行,冷静。一定要冷静。
  “嗯!”
  男孩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微笑,又跑远了。
这让她再一次认识到,他跑的真的很快。
  背着书包继续往前走,一路上风平浪静,嗯,很安全。
  高二(b)班。
  拉开门,她看了看教室同学们都还在打着招呼,没迟到。
  从外套口袋里拿出笔和本子。
  在第一项那里画了个勾。
  按时到校√
  勾好后又放到了口袋里。
   她看了看教室的位置,走到了最后一排。
  选择位置√
  “哎?新同学?”
  “看起来是的。”
  “她会带来好玩的东西吗?”
  “反正我也只是被囚禁而已。”
  ……
  看起来引起了轰动。
  就在她从书包里寻找那个小册子的时候讲台上传来了声音。
  “好了,上课了。”
  老师很高,对她来说是的。
  “我是你们的老师——石切丸,看来你们都知道有新同学了,新同学来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
  男性的声音像大提琴一样缓缓响起。老师静静的看向她的位置。
  她走上了讲台,面无表情的做着自我介绍。
  “……最后,请多指教。”
  向台下鞠躬。
  台下响起稀疏的掌声。
  “嗯,坐回位置上我们开始上课了。”
 

谎言者(一)


1.ooc预警!真的!
2.文笔很渣请慎点!
3.更新不定,但一定会更完!
4.最后求dalao们赏些评论吧QAQ
  今天的审神者格外暴躁。具体体现在哪里,加州也不知道,不过看着那乱蓬蓬的头发,加州觉得挺不舒服的。
  “主殿最近怎么了?”
  “啊,是清光啊,没什么的。”
  少女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咧开了嘴。
  逞强。
  你总是这样喜欢逞强。
  “主殿,今天的指甲油好看吗?”
  把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做出一个可爱的动作,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,嘴边的那颗痣似乎都是可爱的。
  “清光怎么都好看。”
  敷衍。
  怎么都好看其实就是怎么都无所谓吧。
  “那个,清光可以让一下吗,我有点事。”
  刚刚准备说出口的语句似乎被卡住了。
  “嗯,主殿……”
  话还没说完,审神者就很快的从他身边擦身而过,当他回过神的时候,穿着渐变色的和服的女孩已经“哒哒哒”的跑远了。
  喂,至少也听完吧。
  审神者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机,他,来了。
  三日月宗近。
  衣着华丽的付丧神笑得清贵。似乎与这个本丸格格不入,怎么说呢,这是她第一次害怕一把刀,就是很奇怪的害怕。
  昨天刀匠把资源扔进锻刀炉后上面显示的数字令她震惊的无法言语。
  4:00。
  她很害怕,所以并不敢用加速符来“一探究竟”,而是跟见到很可怕的东西一样落荒而逃。
  “第一次看到这种审神者……”
  刀匠摇了摇头又回去睡觉了。
  不会的,不可能是他。
  绝对不可能!
  审神者边跑边脑子里疯狂运作,怎么会是他!
  “咚”——“啪”——“啊!——”
  先后三个声音让本丸彻底失去了安宁。
“怎么了?”
  走廊上多了很多人的脚步声,当看到眼前的情景倒是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。
  “主殿!主殿!”
  加州不停的摇晃着僵硬在地上的审神者。
“千万,不要去,锻刀房……”
  说完似乎是完成了某项最重要的事情一样闭上了眼睛。
  “???”
  哈?
  “请让一下。”
  穿着白色大褂的药研对着仍然不在状况的加州清光说着。 
  “可以麻烦陆奥守阁下帮忙把大将带到手入室吗?”
  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  当人被带走了,加州清光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头来,正想要说些什么,面前却多了一个人。
  大和守安定。
  “所以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  几人坐在和室里对另一位在场人开始了询问。
  “也没什么,就是……”
  balabala………
“所以……”
  balabala………
“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加州清光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  对面的几个人却陷入了沉思。
  “就是说主上突然冲过来,然后把你扑倒,最后把你推开自己却滚下了走廊磕到了头结果昏过去了?”
  歌仙兼定把刚才听的话整理了一下,复述了一遍。
  长谷部一脸怀疑。
  “真的不是你对主上做了些什么?”
  “当然不是。新选组的刀绝不说谎。”
  加州清光看了看周围的人怀疑的眼神。
  “喂,你知道的吧?”
  “嗯。但是你就不一定了。”
  大和守安定回答着,丝毫没有留退路。
  “喂?”
  “不管怎么说,至于你说的事情是不是事实,一切都等主上醒来才知道。”

当你肝刀的时候某刀出现了……【番外】

1.前排ooc预警!

2.文渣势力登场

3.希望各位大佬赏点评论吃QAQ
——————
“假的,all950加富出数珠丸恒次什么的都是假的。”
  你表示自己真的有点不自量力,明明自己脸黑成这个样子自己也是知道的,还不知死活的学人家欧洲人,明明肝能改命,玄不救非是自己的座右铭,可是……
   你看着活动海报上闭着眼睛的刀剑,又看了看自己的资源……
  你觉得你需要一点安慰。
  “江雪啊……我只是想给你找个伴怎么这么难……”
   你爬上了床,滚了一圈到了床那头,将抱枕抱在自己的怀中,将头埋到了软软的枕头里。
   他会喜欢和别人交流佛法吗?像他那种讨厌战争的人,本就不适合战场和血腥,却又偏偏身为刀剑……
  很累吧……
  不知不觉,你就着这个姿势睡着了。
  在无月的夜晚,星星在窗外闪烁着。
  屋内却另有一种光辉。
  他的头发很好看,很好看,你记得你最喜欢的就是他的头发,整齐,洁净,不染纤尘,你是这样评价他的。
  现在这发丝垂下了几缕在你的床上,有几丝拂过了你的手,有点微凉。
  有一双不算粗壮却绝不瘦弱的手臂将你抱起,让你枕着枕头,准备让你睡的舒服一些。但你睡相一向不是很好,离开了本来的位置,你不高兴的皱起了眉,双手一松,抱枕离开了你的怀抱,手不安的挥舞着,在寻找着什么。突然你抓住了什么,有点凉,但很舒服。
  “怎么跟从前不一样……?”
   你呓语。
   怀中传出的声音让他顿了顿动作,以为你要醒了,便作势要起身,可是抓住自己衣服的手让自己无法动作,明明可以挣脱的,可似乎心底并不想这样做。又坐回了她的身边,举起了自己手中的佛珠,熟捻的念起了经文。不知是希望她能够睡的更好,还是为了驱散自己心中陌生的感情。
  “江雪,我喜欢你……”
  你嘴唇微张,吐字有些不清楚。
  “我……可能也喜欢你吧。”
   回答的声音也很轻,消散在了夜晚微凉的空气中。

 



战扩捞到了江雪!居然捞到了江雪!厚你果然是天使!天使!文渣势力为了表示自己的激动居然写了文QAQ,崩了真的对不起!!【土下座】
  


【刀剑乱舞】当你肝刀的时候突然某刀剑出现身后……

前排ooc预警!真的!
逗比风ooc,说不定一不小心来个r15_(:з」∠)_
肝刀肝出来的脑洞,逻辑喂狗,看个乐呵
来自一个要什么什么没有的婶婶的怨念ಥ_ಥ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
压切长谷部

“5-4根本没有实装爷爷! ”
你崩溃的大喊,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唯一一个在5-4变成疯子的审神者。
“凭什么别人一捞就可以捞到QAQ”
  就在你满眼含泪准备再战的时候。突然弹出了一个事件框——
   【恭喜达成万战无爷成就,特此赠送“压切长谷部”一只,请签收。】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f*ck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你TM在逗我!
“主?”
突然身后传来了让你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,你僵硬的转过头……
面前是你依旧熟悉不过的饰品,你的眼神缓缓向上,直到对视那双眼睛。
………
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!
一定是!
“呵呵,我一定眼花了。”
说完你就用手拼命揉自己的眼睛。
  “主!这样对眼睛不好!”
   你的手还没放到眼前就被抓住了╭(°A°`)╮不愧是长腿部,机动不是盖的。
    他弯了弯腰,凑近了你的眼睛,皱了皱眉头。 “主有我就够了。”
   此时你还沉迷在那双温柔的眼睛里,根本没注意到他的手已经慢慢抚上了你的下眼眶。
  “都有黑眼圈了……”
    他从你手中把手机拿了过去。边拉着你边往床边走。
    Σ(っ °Д °;)っ这发展不对啊
    等会儿,我的手机QAQ
     他将你抱上床,温柔的覆上你的眼睛。
    “主,睡吧。”
    “长谷部把手机还给我啦。”
     “不行。”
     “这是主命!”
      “就算是听从主命,也要建立在保护主的基础上。”
      好有道理,我竟然有点脸红。
     ////


   加州清光
    “啊……别人家的珠子真好看QAQ”
    你对着演练场里的珠子满含热泪,凭什么众人皆欧我独非,你咬着嘴里的帕子表示忿忿不平。
    【恭喜达成万年非酋成就,特此赠送加州清光一只,请签收。】
    ………Σ( ° △ °|||)︴
   啥?
   你对此表示一脸懵逼,不知所措。
   “主君!”
    突然你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,然后耳边传来一阵热气。
   “我来了~”
    (°ー°〃)我知道了……清光君……
   “主君想我吗?”
    美丽的红色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,饱含期待。别!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!
    “嗯。” 你内心正在狂嚎,表情却很淡定。
     “哎~好冷淡啊。”
     那张帅气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   “明明打扮的这么可爱的……”
   加州垂下眸看着自己的指甲,摩擦着上面的指甲油。
     “不会的,加州很可爱,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 你拿起他的手,把它们握在手里,虽然握不到……     “我也很喜欢主君的。”
    被你握在手里的手从你的手中脱离出来,包住了你的手,刚刚好。


药研藤四郎

“17尼真好看…军装大法好!”
   你对着世界履历里的一期一振犯花痴,明明一模一样的公式,为什么人家出一期我出130,全是假的。
     【恭喜达成锻刀永远130成就,特此赠送药研藤四郎一只,请签收】
    药总啊……你摩擦着下巴,反正都是军装╮(╯_╰)╭。
    “大将。”
   “嗯。话说药总你准备住哪里?”
   你看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药研这般问道,这就是为什么更喜欢一期的原因,因为药总的身高是硬伤啊。
   “大将认为呢?”
    药研平视着对面的少女,这次过来他也是突然才知道的, 真是……
   “和我一起睡吧。”
  “……大将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  “知道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 “……”
  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,很有问题吧。
  你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  “毕竟药研只是短刀啊。”
   原来如此……
  “可是,大将……”
  药研向你走了过来,他走一步,你下意识的退了一步,直到背抵上了一个冰冷的东西,这时你已经没有了退路,药研已经走到了你的面前,突然,他的手撑到了你两耳边的墙壁上,你不自觉的向下滑动,这是被,壁咚了?药研从上往下看着你,阴影投在你的脸上,那双紫色眼睛格外惑人。
  “我也是男人啊。”
  QAQ药总我错了!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
也许这是一个系列?

 

甲(一)(鬼知道这个婶婶经历了什么)

ooc预警,没有车(因为发不来链接orz),婶婶想得特别多系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
她喜欢一把刀,非常喜欢。
 

在工作之余她总会在纸上不停的写着他的名字,一张一张,一张一张。

龟甲贞宗。龟甲贞宗。龟甲贞宗。

在7-3一直停留着,直到第一部队毕业,都还是没有。

“主……”

近侍长谷部带着出阵的部队回来了,审神者看了看他们的身后。没有……还是没有……

“去休息吧,麻烦你们了。”

审神者让长谷部带着第一部队的人回房了,自己一人回去继续处理文件。

“大将这样可不行。”

药研皱着眉说道。

“主有心事。”

长谷部表情凝重。

“你们看。”

前田拿出几张字符,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“龟甲贞宗”几个字。

“果然……”

药研叹了口气。

“主原来喜欢那种吗……”

前田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。

“无论如何,只要是主所希望的,一定会达成的。”




长谷部重振了表情,站起了身,离开了房间。

“主人的愿望,交给我来实现!”

爱染激动的说着。

审神者是个不折不扣的非酋,无论用哪种方式,锻刀永远都是130,掉刀也总是那几把,别说三日月,鹤丸了,连胁差都没有几位,本丸的房间特别空,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审神者,迷上了一把欧刀。

“他……不会来的吧……”

审神者垂下了眼睑,咬紧了下唇,手下的纸缓缓褶皱,墨色被水渐渐晕开,看不清原来的模样,只有一个甲字隐约可见。

今天也跟从前一样,那个地方。

“如果受伤了,一定要回来。”

审神者这样叮嘱着,就算知道他们现在很强也还是忍不住担心。

送走了出阵的部队,审神者开始回房处理文书。

  “主人!主人!”

   出阵部队回来了,审神者还没出去就听到爱染有些激动的声音,门被从外打开,爱染冲了进来拉着审神者往门外走,穿着和服的审神者有些跟不上爱染的脚步。




“我叫龟甲贞宗……”

陌生的声音传入了审神者的耳朵,她脑中似乎有些彩色的光晕,模糊了她的眼,让她只能看到那在阳光下闪耀的光辉,也模糊了她的耳朵,让她只能听到四个字“龟甲贞宗” ,是他吗……


“大将来了?”

还没卸下战斗服的药研看到了气喘吁吁但是表情呆滞的审神者。

“主人!”

然而龟甲贞宗是第一个有所动作的。

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龟甲贞宗已经牵起了审神者的手,单膝跪地,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。

“主人……”

  审神者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上有了微凉的触感,审神者露出了一个微笑,眼中闪烁着泪光。


“欢迎回家。”

  “放开!”



长谷部作势要上来拉开这个冒犯主上的变态。

“不是主人的触碰不能让我有任何感觉。”

镜片后的眼睛闪过冷芒。

“长谷部,你去休息吧。”

“谨遵主命,可是这个家伙……”

令人放心不下……

“没事的。”

审神者对长谷部微笑着,他是不会伤害我的啊……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续会有的,龟甲粮少的只能自给自足ಥ_ಥ